文化是科學的浪漫之源丨長江評論

2021-07-09 23:03 來源: 長江日報-長江網
調整字體

  長江日報評論員周劼

  日前,中國地質大學(北京)恐龍足跡研究團隊發佈消息,公佈了在四川省瀘州市古藺縣發現的一批保存良好的恐龍足跡,並將其命名為野比氏實雷龍足跡(Eubrontes nobitai)。據團隊邢立達副教授解釋,這個名稱來源於著名的日本動漫《哆啦A夢》裏的人物:“我們命名為野比氏實雷龍足跡,種名贈與野比大雄,是因為《大雄的恐龍》(1980年)和《大雄之新恐龍》(2020年),是優秀的恐龍主題電影,讓不少小讀者喜歡上恐龍。”

 

  四川古藺肉食性恐龍足跡行跡。新民晚報 發(研究團隊供圖)

  這件事在日本引起了不小的反響,他們很感激中國的新發現“為野比大雄圓夢”。不過也有網友提出疑問,中國發現的恐龍足跡用日本的動畫來命名合適嗎?

  合適不合適,在於我們用什麼樣的胸懷去看。科學研究要從全人類的優秀文化中汲取靈感、資源和動力,所以科學研究重要的原則之一在於世界眼光和人類胸懷。

  科學命名也是如此。恐龍的命名很早就形成了尊重發現者個人意願與科學分類的傳統,而發現者個人文化背景不同,國籍不一,他們都從全球的文化中尋找命名的靈感,寄託自己的願望。正因為這樣,恐龍的命名可謂五花八門,有地名,有人名,有神話,有故事,有寫實,有虛構,有嚴肅,有諧謔。

  比如世界上最早發現的一塊恐龍骨化石,被命名為巨袋人——它被幻想成傳説中的巨人;而中國最早發現的恐龍化石,因其扁平的嘴而被形象地命名為鴨嘴龍……隨着動漫的興起,它不僅影響了一代代青少年,也影響了科學家,很多動漫元素也被引入到恐龍的命名裏,諸如哥斯拉龍、羽蛇神翼龍……這些包含着形態幻想、兒時記憶、科學傳播的命名,其實都體現了科學的包容與浪漫。“野比氏實雷龍足跡”不正是這種包容與浪漫的延續嗎?

  今天,隨着恐龍化石的發現層出不窮,新的種類也會越來越多,奇奇怪怪的名字更會撲面而來,讓我們新奇不已,深感科學的包容與浪漫持續下去,本就是科學研究的精神所繫。就像《哆啦A夢》這樣的動漫作品受到廣泛喜歡,值得以一次科學命名讓它在科學史上留痕。有一天,中國優秀的動漫、文學、影視作品,也會命名即將全新登場的恐龍。

  【多寶】

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
分享到: 0

文化社會

財經健康

旅遊青春